港口黑手党的保洁阿姨山茶

秩序善良

新入圈的小伙伴都怎么了???

麻烦你们认识到“双黑”指的是“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两个人”而不是“太宰治X中原中也的cp关系”OK?

所以,只要是他们两个人就他妈的叫双黑,再让我看到说中太不是双黑的我就大嘴巴子抽你

我军训回来了!(我们有个教官真的贼鸡儿帅啊!还可爱!坐在墙上还会晃腿的啊!长得还不是很高啊!他可能是吃可爱长大的!

【太中】“我有其他喜欢的人了”

学院pa
(交往设定(幼驯染
(ooc
(梗来源一个小英雄的条漫(肥肠可爱的bg,链接放评论里(求你们看它!
——————————
太宰治第一次向中原中也告白时,两个人不过才16岁。

那是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早晨。中原中也照例洗漱完换好衣服,拿着作为早餐的面包去隔壁的太宰家等他一起上学。

中原中也打了一个哈欠,感叹早晨的安宁,除了今天涂在面包上的果酱味道有些奇怪,其他的都很好。

当然这是在他没有看到依在墙边的太宰治之前。

“哟,死青鯖,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居然会自己主动起床?”中原中也走到他身边将太宰治的那份早餐和便当一股脑的塞给了他,转身就向学校的方向走去。

“嗯……”太宰治没有向平常一样怼回去,捏紧了手上的便当一句话也没说。

“青花鱼你今天又闹什么脾气啊,面包你不吃对吧?那就归我了!老子可还没吃饱呢!”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一脸死向就非常不爽,一把抢走了面包自顾自的吃起来,中也心里盘算着,这下你总该反驳两句了吧。

没想到太宰治停在了原地,看着眼前已经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同龄人。

中原一脸狐疑的扭头看着太宰,被他盯得冷汗都要冒了。

“中也...”

太宰开口了。

“嗯?”中原中也嘴里嚼着面包,从嗓子里发出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我喜欢你。”

“... ...”

这下换成中原中也愣在原地,中原仰头看着太宰治,眼睛眨巴眨巴了好几下,确认自己没看错人,手上没吃完的半块面包更是直接掉到了地上,虽然嘴里还没停止咀嚼。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半分钟,就在中也咽下了最后一口面包,他才问到“你是太宰治吗?”

“是哦,如假包换。”

太宰治才说完,中原中也就飞快的逃走了。




中原中也此时非常庆幸自己没有和太宰治分到一个班,能让他缓解一下尴尬。

他几乎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来平复心情,顺便思考为什么太宰治的性取向突然把矛头对准了他。

中午吃饭的时候中也照例去了平常他和太宰一起吃饭的天台。经过一上午的思考,中原中也得出了一个结论,一个大众情人,为什么突然会向他认识了十多年的死对头告白呢?

当然是因为打赌打输了,或者玩儿真心话大冒险的大冒险啊!还有其他原因吗?!

思考至此,中原中也心情自是好了不少,在他准备打开便当好好享受一番自己的手艺时,胃突然扭曲的痛了起来,他弯下了腰,用手臂环住了腹部。

好巧不巧太宰治在这时推开了天台的门。

太宰治不是不知道中原中也有自小胃病的毛病,但是上了初中后就很少痛了,但是看这情形中也怕不是旧病复发了。

“中也?是胃痛吗?”太宰治快步走到中原中也面前,蹲下身子轻声问道。

中原中也听到太宰治的声音整个人都顿了一下,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能站起来吗?我扶你去找老师请假。”太宰治直接提中也做了决定,他了解中原中也,他的胃病一次不闹个一天半天就不罢休,根本不用扯去医务室什么的。

中原中也听到后想扶着身后的围栏站起来,但是身体的移动让胃更疼了,他小口小口的喘着气减小胸部的起伏。

太宰治见状也不想多和他废话,直接将中原中也打横抱起,别看太宰治一天到晚缠个绷带嚷嚷自身,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其实抱个中原中也还是绰绰有余的,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说的。

中原中也最后的意识停留在了太宰治逐渐放大的脸。




他醒来的时候胃已经不怎么疼了,反而因为中午那顿饭没吃上提出了抗议。他意识到这是在自己的卧室,又隐约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他中原中也就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太宰治,在太宰治开门的前一秒闭上眼睛继续装睡。

“中也?醒了吗?”他听到太宰治站在门口说。

“还在睡吗?即使小矮子这么能睡也不会在长高的了。”虽然中原中也现在非常想站起来一圈打在太宰治人神共愤的脸上,但是他还是勉强装睡下去了。

他听到太宰把门关上,走到自己床蹲下,用手把脑袋撑在床的正上方,中原中也觉得两人现在的距离应该很近,他甚至能感觉到太宰治呼出来的气息。

“中也啊,我真的很喜欢你哦。”

“不过依你的脑子,估计只会认为我在开玩笑或者打赌打输了什么的吧。”

“为什么我会喜欢你呢?你真是又矮又凶,没有学校里的小姐姐前凸后翘,但是为什么我喜欢你呢?”

“果然中也是妖精转世吧。”

开玩笑,你们以为他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认识多少年了啊,中原中也什么样子是睡着了什么样子是没睡着,他一清二楚,更何况他说完后中原中也红透了的耳根子更是出卖了他。

太宰治看到中原中也整个人要烧起来后,心情越发好了起来,慢慢站起身把两只手撑在中原中也脸的两旁,对准中也的嘴唇亲了下去。那是一个少年的吻,两个人的唇就是这样交错着贴在一起,没有一点色 情的味道。

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害羞不断颤抖的睫毛不忍的笑出来声。

“噗...好了,既然中也还是不起的话,我只好一个人吃掉所有的咖喱了。”太宰治重新站了起来,用遗憾的语气说道。

“嘁,你这家伙早知道我醒了吧。”中原中也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神不太友好的看着太宰治。

“嗯,是啊。”太宰治点点头回答道。

“你这家伙倒是给我反驳一下啊。”中原中也从床上站起来,准备出去“觅食”,但是被太宰治堵住了去路。

“那么答复呢中也。”

“什么答复?”

“这种时候装傻是没用的哦。”太宰治微笑着看了一眼中原中也。

“那也等我看看你的咖喱做的怎么样再说吧。”中原中也回了一个笑容,从太宰治身旁绕了过去。



“早安啊中也!早饭需要我去做吗?”中原中也难得一个早晨不是被闹钟叫醒的,现在倒是换成了小男朋友,对,男朋友,昨天刚交的,就是太宰治。

“不要!求你放过我家的食材!而且,你他妈是怎么进来的?!”昨晚中原中也吃了太宰治的咖喱后他甚至怀疑他要不要去洗胃,但是为什么他还是答应太宰治的告白了呢?

当然是因为

他也喜欢太宰治啊。

昨晚中原中也的父母凑巧没有回家,太宰治趁虚而入,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说服了中原父母让他今晚和中也住在一起。

听到这个消息的中原中也浑身冒起了鸡皮疙瘩,当晚睡觉锁紧了房门,用拳头告诉太宰治今晚睡沙发。但是太宰治毕竟是开锁小能手,算准了中原中也进入深度睡眠的时间偷偷开锁混了进去,抱着比自己“小了一号”的中原中也,傻笑着睡着了。

太宰治拒绝回答了中原中也的最后一个问题,开门走了出去,“没关系的中也,把果酱抹在面包上这点小事我还是可以做好的。”

中原中也无语的看着太宰治离开自己房间,叹了口气后换好衣服,准备去洗漱了。

在他还没走到卫生间的时候就被太宰治叫住了,“中也!”

“干嘛。”中原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的回着话。

“你真是条笨蛋蛞蝓啊!”

“你有病啊!”中原中也在卫生间门口刹住了,重新规划路线去厨房找太宰治拼命了。

“说你傻你还不承认,这瓶果酱都已经过期一年了,你不肚子痛谁肚子痛?啊,难得中也是想用过期的果酱自杀吗?那你可以向我咨询其他方法嘛,没必要这么麻烦啊。”

“你这家伙啊,不挨打你是不是真的难受啊。我不过是没看到而已啊!”中原中也转过身,拒绝接受自己的疏忽。

“所以说啊,只要我跟在中也身边就没问题了,对吧。”太宰治说完飞快的在中也的耳朵后亲了一下。

“死变态,我我我去洗漱了!”说完中原中也红着一张脸飞快的跑回厕所。






后来他们就开始了疯狂的虐狗之旅,在一起不过三天,便被大家评为全校最虐狗的情侣,但是后来听说中原中也把评这玩意儿的几个人挨个叫去教学楼后面探讨人生了。

有一天,中原中也的前桌,与谢野晶子突然回头和他说,“中原啊,你说如果你对太宰治说:‘我有其他喜欢的人了。’你觉得他会怎么样?”

“什么啊,这么无聊的问题,那家伙绝对一秒就识破吧。”中原中也一脸好笑的看着她。

“哎,是吗。那还是真无聊啊。”听到后与谢野转回了身。


嘴上是这么说,其实中原中也还是非常想知道太宰治会怎么样的,于是在放学的时候对太宰治说了。

两个人往常一样并排走着,中原中也用非常平常的语气说出来的。

“太宰,我有其他喜欢的人了。”

说完后太宰治立马定在了原地,中原中也也扭头看着他。

“是吗。”

(什么啊,意外的没有识破吗?(中原中也心里想着。

“既然这样的话又怎样呢,毕竟现在中也是我的,我也是中也的,即使中也喜欢其他人又怎样呢,他们只要消失就可以了吧。”太宰治突然抱住中原中也,非常非常用力的抱住。

“你这家伙别用这么委屈的语气说这么可怕的话啊。”中原中也被他抱的有点喘不过来气,双手推了推他。

太宰把他放开,两手搭在他肩上,微微弯腰看着中原中也的眼睛。

“中也告诉我他是谁,他有好的地方我去学,我的缺点我会去改...”

“停停停,谁敢告诉你啊,告诉你之后那人就是不被你搞死,也得减一半的阳寿。而且根本就是骗你的,我没有喜欢其他人,你这混蛋这么不相信我吗?!”中原中也挣脱开来,看着太宰治的眼睛说。

中原中也没有看到意料之中太宰治欣喜若狂的表情,反而是冷着脸的的太宰治。

“看来中也真是被宠坏了啊,不给一点惩罚不行啊,是吧~”

“我觉得不是。”说完后中原中也拔腿就跑,但是被身后的“魔鬼”用胳膊一把圈了回来。

中原中也一瞬间冒出了冷汗,他现在还没有料到到底会发生什么,但至少太宰治要打架的话他肯定不是挨揍的那个。

看着以为要打架的中原中也,太宰治才鼻子里哼笑了一下,希望今天中也家也没人吧。

【关灯】





—-对不起,我又写沙雕日常了—-
—其实是七夕贺文—
-想要小红心小蓝手和小评论(什么玩意儿-
谢谢🙏🏻!

置顶🔝(雷点所在必读

叫山茶🙇‍♀️坐标帝都
有一点点社恐,聊天冷场王(shit

除了拆逆cp外,个人几乎没有任何雷点,所以有时候更新的东西比较奇怪,注意看文前预警(非常喜欢沙雕的甜腻日常!喜欢反目成仇的蜜汁情节。对于年龄差可以说是赛高了!

对ky素质极差,希望自重

圈地自萌,不混圈撕逼,谢谢

目前在
BSD,太中太,陀中,安中
天雷除双黑外一切带有宰子的cp(无论左右

无头,六临
天雷静临

野良神/夜日 K/伏八 小英雄/随缘吃粮
超爱JACK SPARROW💃(以后当不了黑手党我就去当海盗了(ntm

ES/我永远喜欢泉总,永远的泉总单人向


脑洞王,挖坑小能手,每天都想开车、从未成功

【太中】鬼打墙


黑时 私设众
ooc
(题目和内容大概是没啥关系

————————————
1.

“太!宰!治!”

“太宰是什么仇人吗?”织田作之助听到酒吧门外的怒吼,默默放下了手里的酒杯转头看向旁边的青年。

太宰没有回答,选择趴在桌子上逃避现实。

“不是哦,织田先生,是太宰的搭档啦,中原···”坂口安吾看了看桌子上的太宰治虚虚的叹了一口气,向后弯了弯身子看着织田替太宰治回答道。

“安吾!你不要胡说啊!谁跟那个小矮子/死青花鱼是搭档啊!”坂口话还没说完,从桌子上拔起来的太宰治和从门口进来的另一位青年的声音就叠在了一起。

“嘁,所以有什么事吗,中也?”太宰治重新趴会桌子上,伸出右手修长的食指戳弄着杯子里球形的冰块。

“你丫还敢问我有什么事?”中原中也快速走到太宰治身边,当太宰治已经眯起没被绷带缠着的那只眼睛准备抬手自卫的时候,中原拿起他的酒 一饮而尽。“妈的今天周一你知道事有多多吗?!老子今天又出任务又写报告,还他妈得在空闲时间追查你的行踪,你他妈就在这儿喝酒?”

“哎,最近还是有点怠惰了啊,居然让小矮子追查到我,酥败啊……”太宰治往后一仰整个人瘫在酒吧的椅子上。

安吾\织田作:重点居然在这里吗?!

“好了好了,中也,毕竟事情已经这样了,作为惩罚,明天我和织田先生会一起监督太宰去好好工作的。”一旁的安吾看见中原手中的酒杯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纹,赶紧为太宰治打圆场。

“嘁,安吾你啊,就不要给这条死鱼说话了。”中原把手上的玻璃被放回原来的地方,顺手敲了正在装死的太宰没有被绷带包住的半边脑门,太宰一个鲤鱼打挺从椅子上坐起来,双肘支在吧台上,一边喊着“痛痛痛”一边揉着被打的地方,从织田作的角度可以刚好看到太宰的头上出现一个明显的红印。

看到这样的太宰,中原的心情自是好了不少,走到安吾旁边的座位坐了下来,点了一杯喜欢的酒。

“话说,安吾你今天怎么喝的是番茄汁啊?”中原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一边向身边的坂口发问。

“嗯,今天开了车啊。”坂口喝了一口番茄汁说到。

“安吾你今天是刚出完任务吗?”一旁的织田作歪头看了过来。

“是啊,今天真是倒霉,在走私品的购物上耽误了不少时间,结果就只有一块古董表。”说着坂口打开了自己的公文包,露出里面的东西。

“哎,是吗,那还真是麻烦呢。”一旁的中原中也把头探了过来,看向坂口的包内。

“...不得不说,中也真是个十足的大笨蛋啊。”刚刚一直不说话的太宰突然出声,但是张口就是想让中原打死他的声音。

“你这混蛋今天是不是非要挨上打才高兴!”

眼看中原的拳头要落下来了,太宰弯下腰从椅子上逃走,顺手拿走了安吾包内的照相机。

“我们来照相吧。”





“混蛋太宰!不要碰老子啊!”两杯酒下肚的中原中也直接倒在了吧台上,太宰治难道弘扬一下搭档精神,把中原扶了起来准备带回宿舍,对,宿舍,两个人的宿舍,森首领钦定的。

“是是是,小蛞蝓,不要给这边的人添麻烦啊。”太宰把中原中也一只手架在脖子上,但是由于这时两人已经较为明显的身高差,加上中原中也连自己走路都是个问题,太宰不得不弯下腰慢慢往前走。

“那就这样了,安吾,织田作,没办法,醉酒的小蛞蝓还是需要人照顾的,希望下次还可以一起喝酒啊!”

“当然了,太宰,喝酒的话随时都有空的。”织田作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着从楼梯向上走的两人。

太宰回头看了他一眼,扬起嘴角笑了一下“是啊。”轻声说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中也,不用再装了,已经可以了。”

走出酒吧之后两人又往前走了好一段路太宰才停了下来。

“真是麻烦死了,话说安吾他...不是真的吧,真的在对我们说谎。”中原中也从他身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看着太宰说出话。

“所以说,说中也你是笨蛋你还真是笨蛋,没看见吗,安吾包中物品的位置完全不对啊。”说着太宰治拦了一辆车,两人上去后太宰报了一个地点。

“嘁,但是为什么?有什么好说谎的?”

“我怎么会知道,话说中也和安吾原来认识的吗?”太宰歪过头看着身边的中原中也。

“是啊,之前被首领派去一起执行一个任务,不得不说,安吾的做事效率真的是你的好几倍啊,啊,真想要安吾那样的搭档啊。”

“是吗。想要安吾那样的搭档吗。”太宰治扭过头看向了窗外。



—————————-
一万年之前的点文
@子夜非妖 

分手了,庆祝一下,你们说什么我写什么,绝对不鸽🙏太中太,六临,安中,你们点什么写什么,谢谢

new game上遇到炒~鸡~帅~的哒宰桑!(全程偷拍!(hentai

【太中】
没什么主要内容
就是感情很好的苹果糖
16岁!(美好)
———————————
“中也中也!”

“干什么啊青花鱼?!很恶心唉!”刚刚走进黑手党大门的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站在自己左前方正举着自己的手臂喊自己的名字。

“有一件更恶心的事情哦!中也想不想听!”太宰治满满走过来低头看着仅在16岁就已经比自己矮了一头多的搭档。

“完全不想,滚开,我不想一大早身上就沾满鱼腥味。”中原中也撇都不想撇他一眼,抬起右手像赶苍蝇一样示意太宰治赶紧走开,然后绕过他向前走去。

“唉唉唉,等等啊中也,明明这么矮还走这么快...”

“你他妈?!....”

“今天可是咱们成为搭档第十年啊!怎么样惊不惊喜!恶不恶心!”太宰治无视中原中也想骂他的心情往前加快走了两步,站到了中原中也面前,伸出自己的十根手指晃了几下。

“喂喂,没搞错吧,这么无聊的事情你都记得...”中原中也微微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快一米八却还在犯傻的搭档。

“我竟然和小矮人认识十年了,真是痛苦啊,今天一定要成功死掉!”太宰双手一合发出了“啪”的一声,说完就自顾自的转身准备回到办公室了。

“你这家伙说什么蠢话!你知道今天有多少工作吗?!至少给我活过今天啊混蛋!”中原中也拽住太宰治过膝的黑风衣,硬生生把高过自一个头多的搭档差点拉了个跟头。

··· ···

两人一路打到电梯,又从一楼打到十三楼,又从电梯口打到办公室门口,然后从办公室门口打到了沙发上,一路上中原中也牺牲了一顶帽子,而太宰治牺牲了右臂上的绷带。

而他们现在的情况与其说是打,不如说是太宰治单方面的调戏。

“中也和你说多少次了,不要穿领口这~么~大~的衣服啊,一路上没看到吗?那些老流氓用什么眼神看着你?”太宰治把中原压倒了身底下,一只手支在身下人的耳边,另一只手放在那层称得上薄的白色衬衣上不安分的这里摸摸那里捏捏,满意的看着未成年的搭档耳尖逐渐变红。

“你这混蛋年初和首领申请在办公室中加一个沙发就是为了这种事吧!”中原中也把那只在自己身上乱摸的手打开,将头扭向另一边,却看到自己被蹂躏的帽子,心中的愤怒又上了一个层次。

显然太宰治并不想理会中原中也无所谓的挣扎,把一条腿挤进了小矮子的两条腿中间“中也可不要转移话····唔!”

太宰治前一秒还在眯着眼睛调戏自家搭档,后一秒就捂住自己不可描述的部位在底下打滚,中原中也的一条腿还支着没有放下来,结合地上疼得说不出来的太宰治,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应该不难想象。

“喂,中也···后半生的···性♂福你不要了吗···”太宰治微微抬起脑袋,强行扯出了一个并不好看的微笑,看着已经坐起来的中也掸了掸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

“说什么胡话,要做的话···”中原中也从沙发上站起来,向前一走,两条腿杵在了太宰治胸膛两旁,慢慢弯下腰去拽起了太宰治的领带,强迫他抬起头来和自己对视“也是我在上面吧?”

“好啊,你试试啊中原中也。”太宰治很配合的平躺过来,用双手的手肘支起上半身,离身上人的距离又近了几分,中原中也甚至能感受到两个人呼出的气息都搅在一起了,但是该死的自尊心并不允许他在现在退缩。

“好啊!试试就试···”

“中原先生,首领吩咐我给你送···送····文件”中原中也话还没说完,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了,门口站着一个大概有十四五岁的少年,一头红色的头发,鼻子上还贴着个OK绷。

“立···立原!”看到门口的少年后,中原中也赶紧从太宰身上站了起来,在一旁轻咳了两声才慢慢走到立原面前拿走了资料。

身后的太宰治也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看着中原中也紧张的应付门口的人,心情以为的很好。

“立原,还有什么事情吗?”立原还在刚刚的震惊中久久不能平复,中原中也提前一步下了逐客令,虽然嘴上没有明说,但是散发出一种「说出去就杀了你说出去就杀了你说出去就杀了你」的气息。

立原赶紧站直了身体咽了一口口水,“是!是的!那么中原先生!我先走了!”立原机械的转过身,正准备出门的时候被太宰治叫住了。

“唉!立原君!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太宰先生请说!”

“麻烦你去买一些避/孕/套,对啦,还有润滑剂,不着急哦,黄昏之前回来就可以了。”

“什···?!”中原中也听到他的话后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这个傻逼在说什么。

“好的那么拜托你啦立原君!”太宰治快步走上前去,一手按住中原中也的肩,一手快速的把门关上了。

门外的立原一阵凉凉“话说润滑剂是什么自行车用的那种吗,唉唉唉,广津老爷子,等等!避/孕/套是什么啊!”

“卧槽,太宰治你疯了你,竟然让那种小孩···!”中原中也甩掉了太宰治搭在自己身上的手,指着鼻子开始骂他。

“什么什么啊,明明是黑手党···”太宰治无聊的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正式处理文件。

“啧”看太宰治开始工作,中原中也也不好说什么,打开了刚刚立原送过来的文件,眼神慢慢变得凝重。

“怎么了,中也,任务吗?”太宰治从成对的文件中都没有抬头,就知道这个小矮人在想什么。

“是啊。歼灭一个组织。”中原中也把文件翻了过来,将文字的一面对着太宰治。 

“是吗,首领配备了多少兵力?”

“你和我,两个人。”

fin。

立原:为什么不买给我啊姐姐!再不回去我真的会死的!

收银员:不,不好意思,可是这真的不是你应该用的东西

关于称呼的那些事

cp:六条千景x折原临也
ooc,两人交往私设
爽!
——————
1.
“六条,今天晚上要吃什么啊?波江小姐回家了,真残忍啊。”折原临也在自己的办公室中,整理着一天下来的情报,抬头看了看,躺在黑色沙发上的恋人。

“··· ···「盯」”沙发上的六条千景撑起上半身用手托住下巴,看着办公桌后面的男人。

“喂喂,我可是在问你话啊?你这混蛋终于被打傻了吗。”临也被他盯得发毛,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个空塑料瓶朝他一丢。

持续发呆的六条千景不出所料被瓶子砸中了头。

“痛···痛,话说,临也啊”六条千景揉了揉被砸中的地方,随手捡起瓶子扔到了办公室一侧的垃圾桶里,然后又走到了办公桌的前面。

“干···干什么啊?”

“临也,试着叫我'千景'看看?”六条千景郑重的把双手往自家恋人身上一搭,用无比认真的口吻说出了这句话,接收到的却是折原临也一脸不解的表情。

“···哈?”折原用「你是傻子吗」的眼神盯着六条看,虽然他并不觉得六条千景可以理解他眼神的意思。

“对啊对啊,你看看啊,我平常都会叫你'临也'的吧,但是为什么你不肯叫我千——唔”六条千景话还没说完就感受到了腹部的痛感,唉,临也是什么都好,就是太能打了,偶尔想要让在他面前耍耍帅根本就是做不到的啊,所以说,现在我是该向前倒在临也身上,还是说向后倒与地面亲密接触一下,两眼发黑的六条千景在倒下前这样想着。

“你这混蛋真的忘了最开始的那几天了吗,还是说你还想为这种小事挨几天揍?”决定向前倒的六条千景趴在折原临也的肩上帽子从头上掉了下去,听到临也的话不禁抖了三抖。

2.
两人因为某种原因突然开始交往的前期

“哇,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折原先生真的和我在一起了哎!”六条千景抱住比自己稍微矮一点的恋人,头埋在折原的发丝间,悄悄嗅着别样的香气。

怀里的人倒是一言不发,手臂悄悄回抱着他,六条千景暗叹自己真是在过山车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既然是恋人的话,那我可不可以叫你'临也'呢?”

“可以···可以啊”虽然不知道六条千景能不能看到,但是折原感觉自己已经要烧炸了,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可以被人念得这么黏黏糊糊,不同于新罗那样没有什么意味的叫法,更不是小静那种深入骨髓的厌恶,折原临也居然惊奇的发现与人类生活二十余载,甚至找不出一种文字来定义刚刚自己听到的声音。

“等等,不对,既然是恋人的话,果然是爱称之类的比较好吧?对吧,honey?”六条千景放开怀里的人,自顾自的嘟囔起来,丝毫没有发现折原越来越黑的脸。

“···”果然啊,只有到这种时候才会觉得小静那怪物般的能力这么好用啊,折原临也这样想着。

然后第二天,To罗丸的部下在看到六条千景的时候已然是一副鼻青脸肿的样子了。

“大···大哥,您这是被谁打的,需不需要我们···”

“不用!这是,你们嫂子打的···”回想起昨天那一场追杀,以及自己莫名的踩雷,他只觉得劫后余生。

当然,他六条千景也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他当然不在乎那么一个称呼,他只是在为了证明自己的魅力。

至少被他honey打进第四次医院之前,他是这么想的——

幸运的是六条可以继续叫他'临也',尽管他早就看出来折原很喜欢他这么叫他就是了。

3.
“这才不是什么小事呢!明明叫那个医生都会叫'新罗'吧,就连平和岛静郎也会叫他'小静'吧?我很生气唉!”六条千景圈住临也的腰,头在他脖颈处蹭来蹭去。

“你是傻瓜吗,我到底是和谁在一起啊!所以说——你就自己一个人在这里醋吧,千·景·先·生·”折原临也一把推开前面的男人,从地上捡起他的帽子轻轻地扣在六条千景的头上,随即留下目瞪口呆的六条一人,自己拿走椅子上的衣服,蹦蹦跳跳的走出办公室,当然,这是他被六条千景压在身下之前的想法。

“硬/了”

“哈??!”

FIN

(当然在那之后临也再也没有叫过他的名字,尽管我们可怜的千景先生赎罪了许久)
————————————
第一次写六临贼紧张!为什么这对这么好吃都没有人吃啊!
小六和临也真的超级配啊!有没有吃六临的评论我一下,我真的不想自己撑起一个tag